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服务热线:18838120883
电   话:0371--63290630
传   真:0371--63290622
E-mail:xingshizaixian@163.com
地址:郑州市文化路农业路口金国商厦19-21层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新闻中心--企业新闻

全面依法治国下 违法强拆为何仍然任性 发布日期:2015-03-30 17:15:51 来源: 【关闭】

“不搬家就停职”的“胁迫式拆迁”,断水断电断路的“逼迫式拆迁”,撬门入室掳走老人的“暴力强拆”……在党的十八届四中全会后、中央全面推进依法治国的大环境下,一些地方违法拆迁行为依然任性。违法强拆背后的动力来自哪里?如何才能用法律约束“冲动的权力”?

  权力依然任性 违法手段眼花缭乱

  有的地方简单粗暴地使用公权力搞“胁迫式拆迁”。3月7日,安徽省金寨县中医医院以公文通知的形式要求一位职工限期搬家,为县里的棚户区改造项目让路,否则停职。

  无独有偶。记者曾在安徽省五河县采访了解到,一位教师因未在限定期限内签订拆迁补偿协议,被当地教育主管部门“停职停薪”。该县教育部门负责人表示,在规定期限内,他什么时候签字就什么时候恢复工作。

  有的地方被指以断水断电断路方式搞“逼迫式拆迁”。3月24日,一组湖北宜昌“钉子户”拒绝拆迁房屋成为“孤岛”的图片在网络上广为传播,使得宜昌市郭家湾村成为各界关注的焦点。照片显示,一座三层小楼,宛如处在工地大坑中。郭家湾村委会公开回应称断电是施工意外导致的,断水是房屋长期无人居住,供水单位断的。对此,被拆迁户杨振华表示,2012年11月,他与家人被迫外出居住,因为房屋周边的施工带来了大量的灰尘和噪音,为了刚出生孙子的健康考虑不得不搬走。2013年11月他家被完全断水断电。

  有的地方玩起了“意外式拆迁”。屹立在南京市达220年之久的市级文物保护单位颜料坊49号宅院,近日在房企野蛮施工中被毁。开发商称是意外,南京市文化综合执法总队的初步调查结果却证实房企是有意破坏。

  “大妈拆迁队”等奇葩式拆迁更是让人哭笑不得,河南省柘城县邵园乡原联社家属区一房屋住户却迎来了“大妈拆迁队”,2014年11月30日凌晨,在尚未达成房屋拆迁补偿协议的情况下,房屋主人被强行带离,遭遇强拆。之后,房屋主人在废墟上搭建简易房,暂时居住。2015年1月7日凌晨,“大妈拆迁队”突至,骚扰住户,强力破坏门窗,之后,钩机将简易房拆毁。

  有的拆迁涉嫌程序违法,甚至造成流血事件。3月16日,云南省宣威市被拆迁户孔粉莲因阻止挖掘机施工被碾死,宣威市委宣传部通报称,孔粉莲是意外被碾死,相关部门尚未与死者达成补偿协议。

  拆迁为何“有法不用” 却铤而走险

  记者调研发现,许多违法拆迁甚至暴力拆迁的背后往往有着权力的身影,一些地方政府成了违法拆迁的合谋者、支持者。在全面依法治国的“高压线”下,违法拆迁屡禁不绝,有着深层次原因。

  2011年出台的《国有土地上房屋征收与补偿条例》在明确禁止“暴力强拆”和“行政强拆”的同时,为合法强拆提供了司法途径,就是“作出房屋征收决定的市、县级人民政府依法申请人民法院强制执行”。

  一些地方为什么放着合法手段不用却铤而走险违法拆迁呢?一位长期从事拆迁工作的工业园区负责人告诉记者:“在基层,一些开发项目往往是手续未全,却已开工,身份尚未合法自然无法向法院申请强拆,选择违法拆迁就难以避免了。”

  然而记者了解到,即使是手续齐备的项目,地方政府也很少会选择申请法院强制执行。广西一位县级法院的院长告诉记者,自《国有土地上房屋征收与补偿条例》颁布以来,县法院没有收到一起强制执行的申请。

  上海名伦律师事务所主任律师李占兵说:“走完所有法律程序有时需要一两年时间,对开发商来说,每耽误一天都是金钱的损失,有些人就选择了铤而走险。”

  一方面合法拆迁途径走不通或不愿走,另一方面又有地方权力撑腰,一些开发商难免不胆大妄为。“根子主要在土地财政”。北京市才良律师事务所主任王才亮说,大规模拆迁—低成本储地—高价转让—地方政府、企业双赢的模式仍然是不少地方的发展逻辑。

  “开发商一旦成了‘财神爷’,对于其违法强拆行为也只能‘睁只眼闭只眼’了,不闯出大篓子就行。”吉林泉商律师事务所副主任张纬平说。

  业内人士认为,片面追求发展速度和效率的畸形政绩观也是造成违法强拆多发的原因之一。北京大学社会学系教授夏学銮说,一些拆迁悲剧背后总是隐藏着冲动而畸形的政绩观,一些官员将绿色GDP当做口头禅,但是大干快上、大拆大建却积习难改。

  “长期以来,在有些地方,法律没有得到应有的尊重。强势拆迁的官员会被认为‘有魄力’,一些拆出人命的地方,涉事官员甚至‘岿然不动’,这些不正常现象给一些干部造成了假象。”李占兵说。

  用法律约束冲动的权力

  法律的生命力在于实施,法律的权威也在于实施。相关专家认为,关于征地拆迁,相关法律已经相当完备,关键在于各地要真正落实法律规定,对于违法拆迁行为给予“重拳出击”,只有这样才能让广大官员对法律产生敬畏感,真正做到令行禁止。

  李占兵分析,当前暴力强拆活动主要有两种:一种是个别地方政府直接组织强拆活动,另一种是各类开发商或拆迁人认为强拆致死的“事故率”很低,被问责的“事故率”就更低了,于是明目张胆地组织人员违法强拆。一些地方违法行为出现了,却没有被追究,造成上行下效的恶劣模仿效应,此现象值得警惕。

  倍受关注的山东平度“3·21”征地纵火案近日一审宣判,主犯王月福被判死刑。相信这一暴力征地拆迁悲剧能让人警醒,这一依法判决将会给违法拆迁者带来应有的震慑。

  此外,要对不正确的政绩观“纠偏”。专家认为,一些地方政府需要正确处理好发展速度与群众承受能力之间的关系,不能以牺牲被拆迁者合法权益为代价,片面追求征地拆迁速度。”归根到底,发展是为了人民,以“发展”的名义行违法强拆之实,不但与经济发展的宗旨相悖,而且严重损害政府形象,必须严肃予以查处。

  夏学銮说,减少违法拆迁,政府要进一步转变职能,去利益化,真正转变为服务型政府,同时弱化片面追求GDP的观念,改革官员的评价机制和选举机制

COPYRIGHT © 2013 版权所有 刑事在线|温娜律师 All Right Reserved
豫ICP备03023960号  【网站统计】